农户多收三五斗忧愁:粮库收不下粮贩子不要

作者: 来源: 2015-12-11 22:34:06

 

今年水稻大丰收,平均亩产增加了近200斤,奉贤五四农场的种粮农民王贵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粮价低,卖不掉,再加上阴雨连绵,一大半水稻在田里收不上来。往年这个时候,蚕豆小麦都种下去了,今年却一粒也没种。真让人着急。

王平告诉记者,卖粮难在今年是一个普遍现象。今年粮食面临一个“三高”状态,即产量高、进口量高、储备量高。目前越南、泰国的粮价很低,进口粮食很多,冲击了国内市场。此外,我们自己的粮食储备量高、天气不给力、烘干设备跟不上也是原因。

据介绍,奉贤区今年水稻种植面积为13.8万亩,预计产稻8.2万吨,比往年增长5000吨。一是因为水稻种植面积增加,二是今年水稻亩产量比往年增加。但截至昨天,奉贤区13.8万亩水稻中还剩1万亩没有收割。

奉贤区农委表示,虽然卖粮车的队伍很长,但是区里粮库正在加班加点收粮,会尽力收购农民手里的余粮,切实保护好农户种粮的积极性。

农户很着急

今年收粮小贩都不见了

王贵坐在用塑料薄膜遮盖的农用车车厢里,一根接着一根地抽烟。他的屁股下面是一堆湿漉漉的稻谷。头顶上天空灰蒙蒙的,雨还在淅淅沥沥地下着,雨滴打在车厢上“哗哗”地响,让人感觉很烦。

王贵的车停在沧海路的一头,他的稻谷堆在车辆罕至的公路上,为了避雨,也用塑料薄膜覆盖着,放眼望去,足足有两公里长。雨已经下了足足两天,部分稻谷被水浸渍,正在发芽霉烂。

让王贵略感欣慰的是,就在这场雨来临前,12月8日,他已经把堆在正博路上的200吨稻谷卖出去了。虽然比粮库的报价1.55元/斤便宜了一毛钱,但是,望着这似乎绵绵不绝的阴雨,他觉得自己这一步走对了。

沧海路上的稻谷不是他不想卖,而是前来收粮的贩子不想买。“粮贩子觉得这个价还是高了,赚不到钱。我们是因为在粮库那边排不上队,天又要下雨了,没办法才卖给粮贩子的。”

12月9日下午,记者驱车从沧海路到正博路,再到新杨公路、万水路,手机导航地图显示,这条线路是一个长方形区域。一路上,记者看到的全部是塑料薄膜覆盖着的稻谷。王贵说,稻谷没有干,必须摊开,不然就会发芽,一直霉变腐烂,到时就一文不值了。

这些水稻不是王贵一家的,是附近种粮户的。每条路上都停着一辆农用车,像稻草人一样守在路边,看守着这些卖不出去的粮食。

王贵说,今年不是天灾。但是这场看不见的灾难让他们手足无措。往年丰收时节十分活跃的收粮小贩们,今年都消失不见了。

农户老季也感受到了今年卖粮的艰难。老季说:“往年这个时候,收粮的小贩都会主动找上门来。今年不知道什么原因,小贩没有了。我们只能将稻谷卖到粮库。”

跑3家粮库才卖60吨

然而,到粮库卖粮谈何容易。青村镇的汪强告诉记者,为了能够将稻谷卖给奉城镇粮库,他们从早上11点开始排队,直到晚上10点才将两车60吨的稻谷卖完。

汪强说:“奉城镇粮库已经是我们找到的第三家粮库了。我们之前去了青村镇粮库和光明镇粮库,现在这两家粮库已经装满了,我们才找到了奉城粮库。等奉城镇粮库也停止收粮,我们打算去金汇镇粮库和光明镇粮库碰碰运气。”

面对紧缺的粮库资源,老季说:“我很担心所有的粮库都停止收粮,我的稻子最后卖不出去。”

庄稼收不上来种不下去

王贵还有100多亩水稻尚未收割。他带着记者来到田边,指着一望无际黄澄澄的水稻说,“往年11月底我们就把稻子卖完了,今年还有这么多在田里。”

记者看到,这些水稻早已成熟,稻梗已经枯死。王贵说,在这样的阴雨天里,这些水稻挺不了多久了。本来已经干枯的稻穗,经雨水一泡,很快就脱落、倒伏,贴在泥田里,发芽、霉烂,很可能会颗粒无收。

在沧海路另一头蹲守的是老季,他和王贵是老乡,一起从安徽到奉贤承包农田。老季已经收割了200多亩水稻,还有300多亩未收割。他阴沉着脸,躺在自己的农用车里,王贵喊他抽烟,他连搭理的心情都没有。

据王贵介绍,今年水稻成熟的比往年晚,去年他的水稻11月4日就已经全部收割了,今年,直到11月15日,水稻才完全成熟。现在,田里的收不上来,家里的卖不出去,下一季庄稼也没法种。往年好歹能种两季作物,今年这一季,到手的东西都要烂掉。

奉贤区农委副主任王平表示,该区今年水稻种植面积为13.8万亩,预计产稻8.2万吨,比往年增长5000吨。一是因为水稻种植面积增加,二是今年水稻亩产量比往年增加。

王贵说,今年没有自然灾害,他的水稻亩产比往年增加近200斤,的确是个难得的丰收年。

王平坦承,当前,农民的庄稼的确面临着收不上来、种不下去的困境。秋雨连绵给当地的农业生产造成了很大困扰。往年这个时候,小麦、蚕豆和油菜等都已经种好了,已经进入田间管理阶段了。今年水稻成熟期延迟了10天,再加雨水不断,农民无法下地操作。秋种作物只种了13000亩左右,而应种面积为40000亩。油菜只种了3000亩,蚕豆小麦等加起来也只种了10000亩左右。现在田间积水很严重,种子不发芽,都烂在田里了。

硬件存不足

粮库敞开收购,无奈仓库装不下

奉贤区粮油供销公司设在奉城镇的粮库外面,奉粮路上一溜停着20多辆载重卡车。后面的车子很难开进来,司机不停地摁着喇叭。自11月中旬以来,这条马路就一直拥堵不堪。

司机顾有亮把脚翘在方向盘上,打着盹。上午9点,他就过来排队了,估计要到晚上6点才能轮到他。顾有亮说,车上装着30吨稻谷。

奉城镇粮库是奉贤区大型粮库之一。记者趟着泥水,推开铁闸门走进去。粮仓的一扇门敞开着,透出一丝昏黄的灯光。一辆载重30吨的大卡车正在卸货。工人把车厢的一角打开,金黄的稻谷哗哗啦啦地流淌出来,落在传送带上。传送带的尽头是堆得像小山一样高的稻谷。几个工人带着口罩,手持耙子在那里扒拉着。一车粮食卸完,至少要一个小时。

和所有农户一样焦急的,还有奉贤区粮油供销公司党支部书记康永刚。这些天来,他和所有粮库工作人员一起,起早贪黑,抢收粮食。经常从早上8点一直工作到晚上10点。即使这样,奉城镇粮库依然无法满足所有卖粮户的需求。康永刚说:“排在粮库外面的运粮车队,一眼望不见头,天又在下雨,我们看着心里也急得慌。”

康永刚在粮库工作了30多年,很多卖粮户他都认识。“这些送粮的农民中,有些已经很多年没往粮库送粮了,但是今年都来了。”康永刚说,往年很大一批粮食都被粮贩子收走了,流向了市场。今年粮价低,小贩无利可图不再收粮,粮食都涌向了粮库。作为国企,他们不得不承担政府的职责,托底收购农民手里的粮食,保护农民的种粮积极性。

由于粮库是按照政府托底价收购的,所以价格高于市场价。康永刚说:“实际上,我们现在已经是在亏本收粮了,每吨粮食要亏损300元左右。”

粮食的大量涌入,造成了粮库人手和储存空间的紧张。据康永刚介绍,奉城镇粮库可以存储2万吨稻谷。往年的这个时候,粮库收粮不会超过2万吨。市场价格高的时候甚至只能收到7500吨左右的稻谷,大部分稻谷流向了市场。但是今年,到目前为止,奉城镇粮库自有的2万吨存储空间已经用完,又从外边租借了1万吨的存储空间,如今只剩下3000吨左右的空间了。这3000吨装满后,奉城镇粮库将面临无空间存粮的局面。

康永刚说:“我们也很想帮农户,但是如今存储空间已经快没了。如果要继续收粮,需要政府出面协调。”他希望能够尽快把粮仓储存的粮食调运出去,腾出一定的空间来收购农民手里的余粮,但是周边粮库都满了,运不出去。租赁符合要求的储存场地也很困难。

烘干设备不够,排队要等20余天

“我们并不想把收上来的稻谷摊在公路上,但是没有别的办法,太阳出来我们就拉开塑料薄膜晒晒,一到下雨就盖上,我们也不想这样做啊!”老季说:“这样做不仅很辛苦,而且粮食的含水量很可能达不到收购要求。”

汪强收割上来的第一批水稻就是这样在公路旁晾晒的。由于阴雨不断,这批水稻前前后后共晒了9天。

记者问到为什么不到镇里使用烘干机烘干时,汪强很无奈地告诉记者,实际上早在11月20日,他就已登记排队使用烘干机了。但是他排到的时间是12月15日。“这个时间,我们等不及呀,等一天就等于减产一点。”不过,他还是将100多亩水稻留在了地里,等到能用烘干机之前再进行收割。

然而,和王贵、老季的水稻一样,汪强种植的水稻也早就成熟了,只是因为无处晾晒,所以迟迟没有收割。但是,由于稻梗已经死亡,这些水稻倒在地里的危险一天比一天大。

“这些水稻还能支撑一个星期左右。”汪强告诉记者,就算今天雨停,也没有办法在15日前下田收稻。

同汪强一样,老季田里的300多亩水稻,也是因为等待烘干时间而没有收割。他排到的时间是13日,“镇里的烘干设备每天可以烘干100吨左右的稻谷,光是烘干他全部的稻谷,就要3天时间。烘干设备实在太少了。”

老季家里共有500亩地,水稻每年都是用烘干设备烘干的,今年实在是等不起了。他一直想造间烘干房,但是申请总是通不过。据悉,只有一些种植面积1000亩以上的合作社,才有自己的烘干设备。老季说:“如果让我造自己的烘干房,出100万元我也愿意。”

据老季介绍,有限的烘干设备不足以将田里全部尚未收割的稻谷在有效时间内烘干。“地里的水稻撑不过10天了。许多人的水稻可能在排到烘干时间前,就已经倒掉了。”

政府部门

全力收购农户手里余粮

王平说,奉贤区已经给粮食收购部门下达了任务,要求他们托底收购储备粮计划外的粮食。区财政承担了粮食仓库的费用等,粮油公司也在向农发银行贷款,抓紧提交储备粮计划外的收购资金贷款申请。“我们能够把农民手中的粮食收进粮仓,切实保护好区内种粮农民的积极性。”

据悉,目前,奉贤区已经收购2.3万吨水稻。去年总共才收了1.4万吨,而前年只收了1万吨。

奉贤区的粮食仓储能力在3万吨左右,这只占今年水稻总产量的一小半。农民手里的余粮怎么办呢?王平说,接下来,他们要把国家储备粮调运出去,想方设法把今年的粮食收好收足。农户手中还有余粮的话,我们会通过快速转仓收进来。

王平告诉记者,目前奉贤区的水稻烘干设备共有106套,每天烘干量达到1262吨。在今年的天气状况下,远远不能满足农民的需求。该区将加大这个方面的投入,增加烘干设备,要达到每日烘干4000吨的能力。“如果每天有4000吨的烘干能力,我们的问题就能够解决。”

记者了解到,建造烘干房投资比较大,目前奉贤区的乡镇中,是农业中心投资建设,农委利用财政资金进行贴补,减轻乡镇的负担。“如果是农户自己建烘干房,投资太大,不合算。烘干设备其实是公益性项目,都是政府和集体部门投资的。有实力的农户自己建烘干设备,也享受市区两级财政的贴补。”王平说。

网易刊登此文仅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绝不代表网易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