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女人让王石躺枪 涉嫌冒充他女儿诈骗1700万

作者: 来源: 2016-07-14 10:42:36

 

王石躺着中枪!这次子弹不是来自宝能,也不是来自曾经的盟友,而是来自一个陌生女人……据检方指控,黑龙江籍女子王思彤自称王石的女儿,以帮人处理土地纠纷为由,在深圳骗取一知名台商女儿约1700万元。

地产大佬的女儿就这么容易冒充?这次轮到百度也躺着中枪了!被骗者称用百度搜索后发现信息不符,提出质疑后,王思彤说:她老爸和百度关系好,百度出来的信息都是假的,这是为了保护她免遭绑架。

昨日该案在深圳市中院开庭,王思彤否认控罪,称没有冒充过王石的女儿。但除了受害者外,还有两名证人指称,该名女子曾表示是王石的女儿。

庭审后她表情轻松微笑致意

被告人王思彤,系1980年出生,黑龙江籍,小学文化,体态微胖。因涉嫌诈骗,她于2015年9月遭到龙岗区公安分局刑事拘留。她在法庭上语速很快,带着东北口音,庭审中大呼冤枉。庭审后,她表情轻松,微笑向家属致意。

王思彤在内地并无正式职业,供称主要是介绍内地人到港购买保险、基金等业务,业务提成高昂,高的时候每月收入三四十万元。

王思彤的一名亲属在证言中称,王思彤曾离异,她到深圳有了男朋友之后,似乎就从来不缺钱花,对王思彤的职业并不清楚。

真假富二代通过房产中介相识

王思彤与被害人黄品静于2014年左右通过一名地产中介汪某得以相识。王思彤曾通过这名地产中介租赁了罗湖区幸福里小区的房产,这一小区早年以价格高昂著称。

汪某的证言显示,王思彤曾出示过宝石等奢侈品,显示出家境优越,还曾对他称,她是一名富二代,老爸是最大的地产商,“她还补充说是万科”。

被害人黄品静,台湾人,是深圳台商协会荣誉会长黄文财的女儿。黄品静也曾通过地产中介汪某租赁幸福里小区的房产,并提出想去香港购买房产。汪某遂将王思彤介绍给了黄品静,并告诉王思彤,黄品静看上去很有钱。

王思彤称,她曾安排司机开车带黄品静去香港看房,两人一路相谈甚欢,交往过程中相互信任,黄品静更是在其租赁的幸福里小区房子里住了四个月。

台商陷危机急着查封冻结土地

黄品静的家业在2014年年中时,深陷麻烦之中。其家族控制的新丰县阿里山味食品有限公司在深圳坪山新区有一块17万平方米的土地,但这家公司在2014年9月股东变更为中国港澳新闻传媒控股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也变更为谷卓恒。

谷卓恒曾是香港成报传媒董事局主席,在内地操盘网贷平台美贷网,多次身陷诈骗旋涡,但都全身而退,还被指持有假军官证。2015年年初,谷卓恒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潜逃,被警方网络追逃。

王思彤称,谷卓恒从黄品静弟弟的手中骗取阿里山味公司股权,获得了位于深圳坪山的土地,并打算将土地抵押套取资金。黄品静当时急于将这块土地查封冻结,避免土地被抵押,家庭财产被夺走。

委托被告人处理土地查封事宜

王思彤称,由于黄品静的父亲已经过世,其在深圳并无什么朋友,她遂提出来可以搞定查封事宜,搞定了再收钱,不搞定不收钱。

黄品静的陈述称,王思彤自称是富二代,老爸是知名地产商王石,母亲也是广东省高院的领导,方方面面都有关系。黄品静的一名朋友也证实,他曾与王思彤接触,接触过程中也听王思彤称系王石的女儿。

黄品静称当时她提出从百度搜来的王石的女儿信息,与王思彤的信息并不相符。王思彤就解释说,她老爸和百度关系很好,百度出来的信息都不是真实的信息,这是为了保护他们,避免他们遭到绑架。

黄品静的证言中没有提到她到底是信了,还是不信。王思彤的辩护律师称,网络时代,这样的谎言是不可能骗人的。但从黄品静的后续行为来看,她可能信以为真,她委托王思彤处理土地查封事宜。

被控诈骗千万元仅追回8万元

黄品静的陈述显示,王思彤多次找她要钱,有时候说要处理方方面面的社会关系,要打点法院的关系,她也一一给钱。

2014年12月到2015年6月,黄品静一共向王思彤支付了1727.12万元,用于摆平土地查封事宜。

那么真实情况是怎么样的呢?从司法材料显示,王思彤仅仅是找到了广东深强律师事务所的律师游某才,交由该名律师操作土地查封事宜。

有证人证言显示,王思彤是通过其姐姐认识这名律师,认识该名律师的时候,她还在以卖鞋为业。

这名律师接受委托之后开始操作土地查封事宜。2015年1月,由黄品静控制的香港信全有限公司发起针对中国港澳新闻传媒控股有限公司、新丰县阿里山味食品有限公司的诉讼,并申请了诉前财产保全,该块土地成功被法院查封。

资金流向来看,王思彤聘请律师的委托费用为40万,再算上法院收取的费用17万元以及担保公司收取的费用等全部加起来,王思彤所花费用仅仅在百万元左右。

但她所收取的费用却高达1700多万元,其中主动退还165万元,其他款项被挥霍一空,案发后公安机关仅仅查封到8万多元。

庭审现场

她否认冒充称收取的是佣金

昨日庭审中,检方指控,王思彤通过虚构父亲是王石、母亲是广东省高院领导等事实,实施了诈骗,并认为其所花费的百万元属于为了诈骗所花成本,同样也被认定为诈骗金额。

庭审中,王思彤大呼冤枉。按照王思彤的说法,其实黄品静向她承诺搞定之后,要给她2000万元,算是佣金。除此之外,还要给她三个亿,为她在香港购买一个上市公司的壳。不过,她并没有与黄品静之前的委托居间合同予以证实。

在向法庭解释她所谓打点方方面面关系的时候,王思彤称都是用来打点律师关系,请律师吃饭等等。不过律师其实是她花钱雇来干活的,谈何再来打点关系?

在解释款项挥霍问题时,她认为自己把1000多万花光,实属正常,法庭可以查看她近六七年的流水,她一贯都是这么花钱的。

法庭上,法官反复问,你凭什么揽下这个活?你有什么能力?黄品静又为什么信任你?王思彤矢口否认是靠着“老爸是王石”的牌子,只称事发紧急,黄品静对内地不熟悉,再说了那块土地位于坪山火车站附近,市值已经高达15个亿,这点佣金根本不算什么。

总之一句话,王思彤认为,黄品静给她近2000万元,只是钱多人傻,并非她冒充王石的女儿行骗。

王思彤还斥称黄品静是过河拆桥。她认为,她已经按照约定搞定了查封事宜,黄品静之所以报警,一方面是看到谷卓恒逃跑了,土地能够收回来,不再需要她。另一方面,黄品静是不愿意再花三个亿为她购买香港上市公司壳资源。

目前这一案件尚在审理之中。

作者:李亚坤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