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市9月7日工地杀人案,当今社会最底层农民工该何处申冤

作者: 来源: 2016-09-19 17:21:57

 

  我是吉林省磐石市烟筒山镇新发村村民李佳霖,今年八月末跟随父亲李敏到千里迢迢的山西省太原市中国建筑六局承建的太原市凯旋街地块棚户区改造安置住房4地块工程的施工现场务工,并具体承担江苏大盛建筑工程劳务有限公司承包工程的施工任务。9月7日这天早晨,我们像往常一样正常出工。我和父亲两人负责楼梯的施工内容,也就是整个楼层最前面的工序,那天父亲在墙外,我在墙里,大约10:30左右,我听到墙对面有打斗的声音,跑过去看到一个人正在和父亲撕扯打斗,父亲被他刺了4刀,鲜血像泉涌一样从刀口处喷出来,堵都堵不住,父亲马上就倒了下去。救护车赶来时,父亲已经奄奄一息了。我不停地乞求医生救救父亲,但最终父亲还是因伤势过重死亡,我悲痛欲绝,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谁能还我的父亲?就这样,我眼睁睁地看着父亲在我面前死去。

  年仅49岁的父亲是全家人的天,是家中70多岁奶奶的天,是长年体弱多病的妈妈的天,是我们这个刚刚趋向稳定的三口小家的天,他的离开让我们的天塌了,这场悲剧断了我们全家人的活路,我们如何去承受这突如其来的变故?

  而造成这一切悲剧的原因是因为包工头田莱通与凶手张永江之间的个人经济纠纷事件解决无果,导致凶手张永江对包工头进行了杀害,而我父亲为了履行工作职责,保证工程进度,在没有听从凶手张永江要求罢工的情况下也惨遭凶手杀害。整件事我父亲只是个无辜受害者,凶手也在被捕后承认与父亲之间并无任何个人恩怨,仅仅是因为凶手要求父亲停止工作,父亲没有听从而被其杀害。

  父亲就这样死了,到9月15日整整8天了,在这举国团圆的日子,我们和父亲却阴阳两隔。没有人出面给我们一个解释,甚至在我们多次联系总包方中国建筑六局和分包方江苏大盛建筑工程劳务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的情况下,他们不是相互推卸责任就是闭不见面,拒不承认父亲与其之间的劳动事实关系,它们不给我出具劳动事实关系证明,导致父亲的死亡无法进行工伤鉴定。我经过多方咨询律师并查阅相关法律法规,父亲的死完全符合工伤鉴定的标准,但是由于中国建筑六局和江苏大盛建筑工程劳务有限公司没有为我们缴纳保险,一旦工伤鉴定就需要由他们来进行赔偿,所以这些黑心的单位没有一个人出面为我们解决。在这个法制、和谐的社会,谁能为老百姓主持正义?谁能为我冤死的父亲申冤?

  我活生生的父亲就这样没了,我们的家就这样完了吗?我70多岁的奶奶和常年疾病缠身的妈妈还如何生活下去?

  让社会的力量、给应该承担责任的中国建筑六局和江苏大盛建筑工程劳务有限公司施加压力,来还我父亲一个公道。谢谢您们了!

  江苏大盛建筑工程劳务有限公司,法人周永健,项目经理,郑建斌

  中国建筑第六工程局太原项目部生产经理,于仲凤,项目经理,孙富荣

 

相关文章